摔到相機後,心總懸著不安,鏡頭是勉強修好,但機身卻不知道。
星期假日滿腦子想拍照、看影片(終於把大宋提刑官第二部)
四十二集總於全部看完,還是那樣「人命大如天」
做了壞事總會被發現,只是時間的長短,但...
電視新聞上如果想有錢、有地位,哪個不幹點壞事。
鋌而走險換得一輩子幸福,雖說心有不安,不過日子得以安飽。
這年頭要 「敢」 才會成功吧!
相機摔到一個多月了,盼到現在才有空,
星期六一大早的,七點多眼睛如往常睜不開。
不過想到花了六萬塊的相機不知是否安好,
兩顆眼睛輪流睜開也要出門拍照去。
戴上隱形眼鏡、穿上背心、短褲、拖鞋,再背上大大的相機包包,
騎著八年的老車,想去天母磺溪,還得背大腳架,爬山涉水的,
算了,就往家旁邊的疏洪道走,太陽~很大,風~沒有,車~很少,
心情很好,時速20慢慢的騎,沿路張望,
自從學了攝影,眼睛就變得不安份。
攝影眼,沒有。天天看電腦螢幕疲憊的雙眼,有。
疲倦的雙眼再加上小小的眼睛,好慘~
騎過荷花公園,小池塘裡荷花比釣客還少,改名釣蝦場還比較合適。
再往前一點微風運河,也都是釣客,
應該是不景氣,來釣幾條小魚回家吃吃,用不著花錢買。
一路上腳踏車比機車還多,休閒,周休二日的好去處,
重點不用花錢又可運動,我沒有腳踏車,
所以我背相機然後把疏洪道走一圈。
四處都是鳥叫聲,一樣的時間,不同的地點,
卻如此的不同,平常在上班的途中,所有人都是演奏家,
喇叭聲不間斷,你來我往的,互不相讓,搶著演奏達人的頭銜。
走了一的多小時,小腹依然微凸,臉頰還是水腫,
三十好幾了,身體的各機能、肌肉都慢慢走下坡,
體力上、精神上還真不如以往。
二十出頭,熬夜不睡覺,一點感覺也沒有,
如今,七、八點就有點累,過凌晨,眼睛雖是睜開,
但似乎靈魂已被抽離,空、悟、成佛嘍~
太陽大到無處可躲,只好找處草叢茂密點的地方,
人就窩在那,休息、乘涼,來往的騎單車的男女老少,
無不驚恐的表情看著我,看清楚點,我手上有拿相機耶!
有人拿相機在路旁上廁所嗎?
呆了一會兒,四周聲音都沈澱後,更多的自然音樂進入耳簾。
泥灘上,滿是螃蟹、彈塗魚,雖說數大便是美,
而我怎看就覺得噁心,數量太多了,吆喝幾聲,
他們就匆忙躲回洞穴,幾隻較笨的小螃蟹,按兵不動,
應該是心想,我不動你也看不見我吧。
真好,年輕想法就較單純 。
幫他們拍了幾張獨照,和全家福,在騎上我的老車,
買份早餐回家做稿子嘍!
美好的周休、放鬆完心情,一周的工作壓力釋放,
再做幾張稿子賺點小錢貼補家用,真快活。

全站熱搜

castor06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