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休我們回南部,南部的阿姨們準備很多豐盛的烤肉食材。讓我們提早慶中秋~
不過這是晚上的事情,而白天我們跟著阿公、阿嬤去田裡......
阿公本來就沒在穿鞋子,一到田裡頭,施肥的用具上身就跳到田埂中間,來來回回。
你老媽說:把鞋子脫了,可以吸收地氣,會讓我又高又壯。
於是我脫了鞋,背上用具手握著控制肥料的開關,衝嘍~

你見著我這樣,你也脫下鞋子,跳進田裡,不停地跑在我前頭。
當腳尖碰到黑黑髒髒的泥土,不是覺得噁心,而是超痛的。我聽到腳底在喊救命~
補充滿滿的肥料在田埂中來回兩趟,就沒了。還不是普通的遠。
我回到補充肥料的地方,你媽開心地說:你很幸運~泥土不是很硬!
讓我準備要說出口的話,吞了回去......
只有阿嬤比較有良心,不斷地問我:腳底會不會痛?肥料背的動嗎?
我挺起胸膛說:不會、不會......
不停地反覆來回超過十趟時,我覺得我好像在沙漠中,那田埂好像沒有邊界......
而雙腳在凹凸不平的土上,怎踩都不穩,重心也不敢往下,我腳底好痛。
當超過二十趟的時候,我的腳底好像噴血了。
我不停地對自己說:就剩下不到一半,再撐一下子就過了。
我抬頭看著阿公的背影,他似乎很自得其樂穿梭在花生田中。
而我想像自己是頭牛,低著頭不停地來回,如果我是牛,那肩上的器具就不會重了,而腳下的泥土也可一一輾過。
每回補充肥料的時候,你都會說:爸~喝水。你要多補充水分,雖然你很肉腳,不過加減還是有貢獻。
說話方式跟你媽一個樣。
呼~終於是把該施肥的地方全走過一趟,我揮著汗、吹著風,看著花生田。
哈哈~我好像挺厲害的。
哈哈~爸~你的拖鞋全部被吹倒排水溝,哈哈~
......
當用具全部上車後,阿公說:跟著我的車。
??
你上了阿公的車子,我載著你媽跟著後頭。
我問你媽說:要去哪?
你媽說:去就知道了。
......
當車子慢慢往田邊停下來。
......
@@這回我要穿上鞋子。



幹完活後,我去菜市場內吃了肉圓,又吃了大碗的剉冰,流了滿身汗之後大吃特吃,實在痛快。
一回到家,又陪阿嬤出去。之後進門又趕著幫你洗澡,我覺得好我累、好睏......晚上的烤肉沒什麼體力。
結果不停的跟小賴叔叔喝他最愛的芒果啤酒,沒什麼胃口,只是覺得想睡。



那是個花生吧?
你老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開玩笑~我感覺那就是花生。事後在花生田施肥後,我已經可以感覺到花生在土裡跳動。哈哈~這就叫做相處。
 


花生真是可怕的東西,第一次跟你媽回南部,撥花生殼整個星期還撥不完,那倉庫內滿山滿谷的一袋袋花生。
這回則是到田裡餵他們吃好料的,要讓他們長高高。讓我全身痠痛,而腳底踩在任何東西上頭都覺得不真實,浮浮的、輕飄飄的。
而吃了花生又會讓我痛風,花生真的很可怕。

 

 





準備坐車,要早起、要早起,結果隔天還是爬不起來。





今天下班在橋上見著那太陽躲在雲縫中,那光線整個爆出。就像馬路上的飲料罐被卡車壓過,啵~炸開。
等我衝回家,太陽已經消失了。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也不到十分鐘。

全站熱搜

castor06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