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場內只有我們兩個還有兩個工作人員,這樣看展最好了。
一進門,工作人員就認出我,因為前天我才與曹俊彥老師一同來看展。
就我和老師兩個人,他打電話到公司說:祥銘~你喜歡拍照,那我們兩個去約會吧~去看攝影展。
到展場後聽著老師一件件作品解說,因為拍的是他出生地,年代也是他所經歷過的。比現場的導覽人員說得還要來的清楚。
我之所以又來一趟,是因為想再重新回味一次老師所說的,還有拍些照片紀念。
工作人員的姊姊問:「弟弟,你想吃柚子嗎?」
你一直不好意思拿,搖著頭說:不想吃。
換成我問你:你想吃嗎?
你點的頭著說:好。















門還沒開,我們在外頭等、外面玩。







爸爸~好多相機,不過都跟我們的不一樣。
你最喜歡那台迷你的小相機,真的好小。



想上廁所嗎?
你說:不想~
好,去那邊我拍一張,我喜歡那陽光。不過都被你給擋下來。





曹老師說:這樓梯可能是舊的,因為樓梯踏板沒有一個人腳掌大,只有一半。當初的設計就是這樣。





樓梯一上去後右邊有張超大地圖,與老師來的那天。
老師與一位大姊討論的這地圖哪裡是錯誤的,因為他們成長環境還有所讀學校在地圖上都是錯誤。
我都聽不懂?不過大致上聽的懂?很奇怪吧~因為他們都說台語,我聽得懂。但是特殊的地名台語,我聽都沒聽過。所以又不懂?









曹老師最有感覺的一張照片,挑水肥的人。
以前有份工作就是挑肥,他要撐著船從三重到台北收集所有的水肥一擔擔的挑到岸邊再倒進船內,把整船填滿。
接著再撐船回到三重岸邊,再一擔擔的挑回囤積水肥的地方。
聽著老師解說,一擔擔挑,還有那整船的水肥......真的很難想像。



台北車站,哈哈~
現在的車站,我就已經覺得不好看了。以前的也不是說不好看,就方方正正的。





















整的展場你最喜歡的兩張照片,大象、小羊。







老師說:這張照片非常有名。
我沒看過,唉~



老師看到這張照片時,開心的說:下回畫這種船可以把中間那桿子畫的更大,因為照片為證。
畫畫也是要考究的,船頭、船身什麼時代畫什麼樣子?符合民情還有地方特色。
所以我常你說:畫畫要先觀察再下筆。
你說:我畫我自己的,這些都是我想像的。這樣不行嗎?
好像也有道理,創意無設限。怎感覺這兩種說法有點衝突?











晃了一圈,我拍到不少好照片。不過滿意的照片裡頭都是你,哈哈~

全站熱搜

castor06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