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你就感冒,奶奶帶你看了醫生,稍微好轉。週六晚燒到40.5度,你媽瘋了~
吃了紅包,睡了冰枕,額頭上也放冰枕,屁屁塞了塞劑。還是斷斷續續的發燒到天亮。
我整晚迷迷糊糊的,是夢?是醒?自己也搞不清楚。你媽就屌了,整晚沒睡......五分鐘量一次耳溫到天亮。









週六傍晚回家接你,你說:我生病了,有吃藥。我想去看羊~
我載著你到這來,沒見到羊。卻看到兩隻小白兔還有白鵝、公雞。



週日睡到十點多。燒退了,但看起來還是疲倦。















早餐的食量還是很大,能吃能睡,病情應該不會太糟。
在家樓下中庭,你拿著我給你的相機拍花,有點倦意~



週日趕上了,但很無言的羊不會放出來。
原因是死掉太多羊,每個人都餵食奇奇怪怪的東西。
讓羊咩咩病了、掛了,他們就葬在這附近。
有死就有生,多了好幾頭小羊。
雖然羊兒沒有放出來,望著裡頭的小羊也讓你開心不已。
整群的家長和小朋友都因不能餵食而感到失望。









拍照的你比我還要專心,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音。



你跑了老遠為了拍我跟你媽。可是那台是小傻瓜並不是大砲,應該不用跑那麼遠。



拍到了!拍到了!爸爸~幫我看一下。



















拍照、打球、跑步,我們還走了一大圈。你流了滿身汗,這樣感冒一定會很快好。





厲害吧!我發現了。
這麼大片的草皮,我發現了三顆蛋蛋。
你媽說:我眼睛雖小,但銳利的很。(見鬼~她暗指著我很會選老婆就是了)
那蛋蛋跟你手指差不多大,你一直想把它拿起......
後來我們用草把它蓋的更隱密。



那小點點很像螢火蟲?



不過不是,這陣子找時間帶你去看螢火蟲。





這拼圖你擺放了好久,有時候成功,有時候失敗?
不過你說:不是沒有拼好,我把所有的多啦a夢通通放一起。
湊不齊完整,共通點卻是每格都是多啦a夢......
立體派嗎?每個角度都是多啦a夢,整體又讓人感到突兀。

castor06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