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銘.我的新外號.固定站凌晨一點到三點.隨便沖個澡.
(真的很隨便.鍋爐內的熱水都被洗光了.冷到靠北)
12:45分我就換裝去上哨.幹.怎麼這麼晚來.對不起.
很奇怪.很安靜.不知道是否會看到鬼.
我同學說他新訓就在這.在我對面的大樓.
晚上他吃著站哨泡麵.見到一個班長帶十個新兵從面前過去.
身上支離破碎的.他吐了出來.因為他人在四樓.
而那群懸空從眼前過去.隔天逼問著班長.但始終問不出所以然.
到結訓才說.之前有一班投擲手榴彈.發生意外全班炸死.
很期待著.帶我走吧.這地方太糟了.
聽著蟲鳴.看著月亮.四周圍都墨綠色.心想著不要讓我活著出去.
我要找到害我進廚房的那個人.
兩點五十分去叫人上哨.不裡我就是不理我.
只好又回到安官室繼續站著.
三點十五分.我看到我廚房學長朝著我走來.
幹.幾點了你還在這.要去做饅頭.煎一千個荷包蛋.
可是沒人跟我交接哨.幹你娘勒.你跟我來.我跟著學長上大寢.
那一個.就他.眼看著廚房學長從二樓床鋪上把那個人拖下來.
幹你娘?.廚房的你也敢欺負.踹了他兩腳.
把我身上的裝備丟到他頭上.走.去廚房.
真帥.我也想當學長.想刺青.想被抓去關.

    全站熱搜

    castor06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