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335.jpg

 

數不清看過多少部恐怖片?小時候跟著媽媽看國片殭屍、黑貓、女鬼,錄影帶的年代。

每回看完都讓我睡不好,半夜不太敢上廁所。當忍不住起床上廁所,還得要憋氣,這樣殭屍才找不著我。

年紀稍大了些開始看日本的懸疑、恐懼,歐美的血腥、肢解,翻拍了很多日本鬼片,但那氣氛總是差了點。

到後期韓國、泰國的恐怖片愈來愈強勁。一路陪著我成長的恐怖片,讓我不敢做壞事。

看那麼多的鬼片,我還是不怎麼信鬼神。但媽媽總是深信不疑,每早都要念經,各節慶都要燒香拜佛。

阿嬤頭七那天,真讓我遇到了。四十幾個人在靈堂內,又拜又跪,有時坐著聽誦經。

靈堂內空調不冷,也沒有電風扇。因為是外孫,我站在後半部。熱又悶,後腦袋流著汗,手掌心也是濕濕的。

一直盯著阿嬤的照片,相片中她胖胖的,眼睛笑著咪咪的。大概是七十歲時拍的,正好看的時候。

看著法師揮舞著旗幟,聽著師姐誦經。突然間媽媽在隊伍第二排回頭說:阿嬤回來了……

話一出口,嚇壞了在場的人。當下我也自然地回頭,心想說不定還真能看見阿嬤。結果,什麼都沒有。

正當失望時,有陣風從左側過來,拂過我的手、肩、臉頰,最後是頭髮。大概有三秒鐘的時間~

都在靈堂內三個小時了,什麼風也都沒有。居然這時候碰巧有了風?

等誦完經都凌晨了,隔天問了弟弟、妹妹有沒有人感覺到風?問了媽媽有沒有看到阿嬤?結果什麼都沒有。

媽說:我只能感應到,還沒有能力看到。修行的還不夠……

媽開心的對我說:因為阿嬤最疼你,是她回來看你,不會錯的。我感應到的當下,跟你感受到風的時間,相同。

尾七,這天誦經的時間實在漫長,因為所有的七在今天一次做完。經文不停念著,又是接近凌晨,九點睡覺的我還真有點累。

隔天出殯,兩點半要到現場集合,著裝準備家祭。儀式開始,在台下看著像框內阿嬤,聽著住持人一一點名子孫。

我的眼淚滴個不停,直到所有人到後面接大體。走進裡頭後才發現原來所有的靈堂後面全部相通,連接著放大體的地方。

雙手合十、掉著淚,看著阿嬤從冷凍室推出來……我居然停止了哭泣,那大體跟阿嬤一點都不像,奇怪。

又回到靈堂前祭拜,儀式繼續進行著,沒多久四十幾個人窩在靈堂後的小房間,雙手合十、跪下,把棺木圍起來。

我在阿嬤的腳下,媽媽在阿嬤的頭上。從跪著的角度只看到阿嬤的鼻孔,左邊有點塌。

跪著聽法師不停地念,心想著為什麼躺著的人一點都不像我阿嬤。而我卻完全哭不出來?

突然左耳聽到嗡嗡聲音,從我跟我妹中間穿越……

每個人都閉上眼、雙手合十,只有我張開眼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眼望去每個人都閉著眼,法師不停的誦經,我還是找不著那聲音在哪?

還在找尋那嗡嗡的源頭時,額頭上有東西站上,不停地繞圈圈。不斷的在額頭上繞來繞去……

我拚了命往額頭上看去,還是看不見它。一會兒它不繞了,它飛到我眼睛前面,停住。

一隻透明小蚊子,我看清楚你了。法師說:每個人閉上眼、合掌。心裡想著阿嬤~

就因為你,讓我張著眼不停地找你。你在我眼前20公分處停下,又慢慢的往棺木內飛去,消失。

當法師誦完經,又回到前面靈堂,我問了妹妹有沒有聽到聲音或是看到蚊子?

聽到的答案是:沒有。

主持人說:最後想看阿嬤最後一面的人可以進去。

我一定要看清楚棺木內的人是不是我阿嬤?馬上就起身。

子孫們一個接著一個輪流進去,想看阿嬤的,想跟阿嬤說話的,要趕快。

輪到我的時候,在棺木的右側。我低下頭貼近大體看著阿嬤額頭上有條紅色的布條,眼睛閉上,唇上咬片銅板。

棺木內放滿了108朵蓮花,這些日子大家折的。身體上放了雙三寸金蓮的小鞋子。

看完了整個棺木內放的東西後,視線又回到阿嬤的臉上。為什麼我認不出你……

整個臉好瘦,身軀變得好小。盯著五官看著,因眼睛沒有張開,我看不到和藹的眼神,實在認不出來。

我在腦海裡不停找著看過相似的臉,突然像斷電般。但感覺是被電到,認出來了,我認出來了,是我阿嬤。

突然間眼淚狂掉,無法克制的呼吸聲、不停的哀嚎著,我心好痛,一直喘不過氣來。最後我怎麼走出來的,都不太記得。

活了四十幾個年頭,還第一次這樣的哭,第一次明白電視上新聞那種哀痛,原來是真的。

家祭結束後,燒庫錢再火化。一切如法師說的:圓滿~

castor06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