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妙吧~你畫了線條,我接著幫你上色。
你跟小雞哥哥畫的圖都很有趣,都有故事在裡頭。
看不懂、看得懂一切都不重要,當你拿著圖仔細的對我說故事的模樣,比一切都重要。



白爛~



白癡~



你起笑喔~
你媽這輩子嘴裡吐不出什麼好話。
我想在我靈堂前看著我照片說:這輩子辛苦你了,但願下輩子我們別再碰頭。
這應該是這輩子,我聽過唯一的好話吧~
我每天都有上班,雖然薪水比你媽少很多。真的是很靠妖的一件事。
我每天也都回去陪你,餵你吃飯、陪你聊天、和你玩積木。
整天固定的行程結束後,才回到自己家。
洗個澡然後看書、畫畫、打電玩、看恐怖片。
我又沒惹到電視前、沙發上那塑像,每天每夜的盯著電視不累嗎?
偶而起身就是對我說些,你真的很白爛,你幹嘛用你兒子的彩色筆。你畫什麼鬼?
噗~
畫水彩嗎?整地應該都會是水。
畫粉彩嗎?那粉狀的顏料會在空氣中遊蕩。
畫油畫嗎?那氣味真的不是很好聞。
畫國畫嗎?我又不喜歡聽見:那黑黑的、黑黑的到底是什麼......
阿悶~呵嬤說:要修~
所有的一切,我都沒有生氣,抱怨一點點而已。
我覺得身子輕了,慢慢的像氣球飄向空中。
我成仙了~
只是有點白爛、有點白癡......有點瘋~

我拿那張白癡的圖問你:這是什麼?
你說:一棵樹啦~有什麼好問的......
我拿著那張起笑的圖問你:這是什麼?
你說:一個人,頭上有帽子。眼睛有點可怕......
哈哈~我們倆還真有點默契,難不成我們倆都是白癡?
兄弟~我們是白癡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stor0605 的頭像
castor0605

一隻狼一個人

castor06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